iPhone 13成为历代保值率最高,是”

2021-11-25 15:04:45 文章来源:网络

新的研究数据表明,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iPhone13 系列的折旧率比 iPhone 12 系列低 50%,贬值了仅 25.5%,成为历代 iPhone 中最保值的机型。

造成折旧率较低的原因还是芯片短缺,一直缺货导致iPhone 13系列价格居高不下甚至有加价行为。不过小屏幕的iPhone 13 mini保值率并不高,看来用户对小屏手机的热情已经消失殆尽。

来源:中关村在线

以技术为武器去解决大时代下每一个微小的社会命题

城市街角,你可曾关注过那些奔波的快递小哥、小巷中的独居老人,亦或是那些被互联网遗漏的“少数人”,技术鸿沟依然横亘在他们中间。

你又可曾了解,智慧图景中,数据“先天不足、后天不良”的传统制造业、农业,在艰难摸索智能化升级,依然是最难攻的一角。

然而,在中国的广袤大地上,有一群“无名之辈”。他们是技术的弄潮儿,他们默默奋斗、坚守在行业一线,试图以技术为武器,去解决大时代下每一个微小的社会命题。

他们就是中国的AI开发者。

帮快递小哥一分钟打500个电话

2009年10月1日,新《邮政法》实施,确定了民营快递企业的合法地位,民营快递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那一年的李黎明,年近不惑。曾经这个从四川广安走出来的农村少年,凭借自身过硬的IT技术在金融行业做的风生水起。“技术改变世界”是他一直的梦想。

然而,几次随父母回老家的经历,让他这个“老IT”人,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感。

李黎明发现,老家许多儿时的伙伴都在做快递员、外卖员。因为文化程度低,这些人很难在城市里得到认同和尊重。

“他们没有任何技术,打电话、发短信全都靠人工处理。就像那句话,‘女人当男人,男人当牲口’。”

那一刻,李黎明开始反思,“我们作为IT人,讲大故事、讲融资,但是却从没看到身边快递员外卖员们的艰辛付出,没看到他们的效率之低。”

他意识到,把技术应用在这些人的工作效率提升、成本降低中,帮助他们有更多时间融入城市,这才是雪中送炭。

2013年,中国快递业达到增速最高点。那时李黎明的工作之一就是“跟踪”快递员。

“从早上他们起床吃早餐,然后去分货、送快递,到下午第二次收快递,最后到怎么下班、怎么睡觉,我大概跟踪了他们十几次。”

他洞察到,快递末端配送的瓶颈痛点不在于“配送”,而在于“通知”。

当时,有一半的快递需要快递员在楼下通知用户下楼来取,这种通知全是靠手工去打电话、发短信。“他打电话时间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每个月的电话费居然要200到300块钱。”

基于“老IT人”的技术信仰和对快递行业的洞察,两年后,一款快递自动通知App云喇叭上线。

正如其名,喇叭就是用打电话这种强通知的方式,通知用户取快递;云,即是通过云服务帮助快递员自动实现智能语音电话+短信批量通知的功能,一分钟可以同时拨打500个电话、发送500条短信。

云喇叭每个电话成本三分钱,总能力能实现每分钟两万个电话,并能保证大并发量在每天高峰时段的稳定性。同时,在来电端标注“快递外卖”的细节设计,更能提高用户接听率。

上线三个月后,李黎明在公司楼下遇到了一位正在使用云喇叭的快递员。快递员那句“哥,你做了一件有功德的事”,让李黎明至今难忘。

“记得爷爷奶奶说过,只有乡镇上的寺庙才配得上有功德的事,普通人是配不上‘功德’二字的。”

近几年,随着电商下沉发展,乡镇快递网点逐渐增多。针对乡镇里不识字看不懂短信的老人等群体,快递网点只有打电话通知他们去取快递。

“一个乡镇每天的快递量大概有1200到1500。一个人打电话的极限,从早上打到晚,最多就200到300个。一人干快递全家打电话。”李黎明说道。而云喇叭的应用,惠及了12.9万乡镇快递员,实现了乡镇日均通知快递56万件。

六年来,云喇叭累计为全国2.7亿手机号用户提供了31.2亿件快递外卖通知服务。

李黎明始终相信:“把IT技术应用在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当中,是中国最大的发展方向。”

4000次土壤实验的“坚守”

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是全国最大的苜蓿草种植区。

从前为灌溉一片苜蓿草,牧民们要骑着摩托车,往返于喷灌机和电井之间,开启、关闭、正反转、调速等一通操作,才能开启所有水泵,让喷灌圈开始作业。

但每一个喷灌圈的面积有限,一片种植区大概需要7-12小时才能全部灌完。天气热时,苜蓿草需要每天灌溉,稍微凉快点,也要2天灌溉一次。频繁的灌溉,不仅将牧民困于喷灌机旁,粗放型的作业更不符合当今节能环保的主题。

智慧农业与智能传感器的发展,让这一局面悄然改变。

如今,在从前的手动控制柜旁安装一个“智能盒子”,就能既保留现有手动操作,又能实现远程手机控制,同时增加对水泵的远程控制。牧民们在家里就可以远程操控灌溉。

最重要的改变,是灌溉变得“有据可依”。

以前的灌溉决策,依靠人工目测、翻地查看土壤墒情等,凭经验进行灌溉决策。这样很容易导致水资源浪费、施肥低效等诸多弊端。

现在通过智能传感器和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动态的分析出土壤的墒情,结合天气及作物需求,自动计算苜蓿草耗水预测,指导农业进行“个性化”灌溉。

“通过智能灌溉,我们估算能节省30%左右的用水,同时也减轻了繁重的人力负担。”东方智感CEO张昊说。

阿鲁科尔沁旗的苜蓿草只是一个缩影。2016年,“智慧农业”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此时,中国18亿亩农田的智慧发展、精细化管理亟待智能科技的注入。

在这一年,东方智感开启了业务转型。

从1999年进入节水灌溉行业,到如今研发创新型智能硬件,提供生态大数据服务,这场转型意义深远。

“在气候变迁大环境下,我们希望通过对环境的精准感知和对数据的精准分析,帮助各行各业解决新问题、新挑战。”张昊说。

对于东方智感来讲,转型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静下心来做好产品研发”。

不同于其他产品,智能传感器的研发需要大量实验和资金、人才投入。以一款土壤水分监测传感器为例,为了选择最合适的电磁波频率,东方智感的科研团队反复做了近4000次土壤实验。

“在实验室或者工厂的环境里不会有问题,但是到现场会碰到各种问题。”张昊讲述起这款土壤水分传感器的研发过程。一次,团队把实验室里的设备放在田地里进行监测,“突然我们发现放进去的设备读数开始不一致了。”

团队直接开始当场“找bug”,对各种问题进行逐一排除后,最后发现旁边有其他设备埋在地下,对传感器产生了电磁干扰。于是团队又特意为传感器设计了防电磁干扰的装置。

“我们希望传感器能插到中国任何的大类土壤中,在不同土壤中都可以正常工作。当我们最终找到在不同的土壤中都能精准测量含水率的频率时,整个研发团队松了一口气,像翻过了一座山。”

我国智慧农业的发展仍在初期阶段,数据沉淀不够和优质数据不足都是智能化的“拦路虎”。农业如此,工业场景亦类似。正是一个个坚守在各自领域的开发者,他们“板凳甘坐十年冷”,一步一步沉淀驱动行业前行。

商业化过程中的“生存之战”

活下去强起来,探索从技术到商业化的跨越。这是每一位技术创业者面临的“生死”考验。

大象机器人的创始人宋君毅,已经在这场硬仗中战斗了五年多。

“我跟合伙人都是技术出身创业,一个很大特点就是先做产品,然后再去找市场。”宋君毅谈及这场硬仗中的最大挑战。而这也是早期技术创业者的“通病”,拿着锤子找钉子。

2016年,宋君毅开启创业生涯,一头扎进工业领域的协作机器人研发。可是两年后,当他们拿着产品去找市场时,结果并不如意。“尽管也拿下一些工厂和大客户,但跟我们的投入相比,远没有达到一个正向的平衡。”

而此时,相比于之前的市场空白,市场已经有很多竞品在做这个领域。

自此,技术出身的宋君毅开始思考起一系列市场问题,“市场在哪里?产品卖给谁?所谓的市场是不是真实存在?它仅现在存在还是未来也存在……”

一连串的拷问下,团队着手到市场中寻找用户的需求点,再去制造“武器”满足他们。“实际上,前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个‘最小价值平衡点’,也就是产销是平衡的、盈亏是平衡的、人力也是平衡的。”

一番探索后,他们发现了轻量级机器人这个蓝海市场,用户需求既存,且竞争者相对较少。宋君毅决定在细分领域里创新,由此诞生了走出工厂,服务个人和商业用户的轻量级机械臂产品。

其中,拳头产品myCobot六轴协作性机械臂,目前已成为电商平台的销量第一名。

2020年宋君毅团队又迈出一步,结合市场上宠物情感陪伴的需求与机器人技术,研发出了AI仿生机器猫。这款拥有16个活动关节宠物机器猫,可以自然模拟猫的叫声和姿态,尽可能还原真实的养猫体验。

五年前宋君毅希望能让更多人“享受机器人世界”。如今,这个愿景正在一次次市场需求探索、一轮轮产品创新中变为现实图景。

用技术温暖那些“被遗漏的人”

技术的发展不仅要服务产业升级,更要始终回头关注那些追不上时代的、“被遗漏的”人。有一群开发者,他们试图用技术点燃最亮的火把,照亮那些弱势群体。

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有2780万听障人士。帮2780万人找回“声音”,让他们更平等的与世界对话,是东北大学2019级硕士曾振的心愿。

大学时期,曾振认识了一位在残联工作、患听力障碍的朋友,与之交往过程中,曾振萌生了“能不能用科技为听障者做些什么”的想法。

2018年,一款帮助听障人士沟通交流的智能系统“舞指科技”在东北大学的人机交互实验室诞生。

这是一款由智能传感手环、前端App及云端服务组成的手语双向翻译交互系统。

智能传感手环可以将听障人士的手语动作捕捉识别,并在云端转换为文字及语音呈现在App端,传递给非手语使用者。同时又可以将非手语使用者的语音在App端转换为文字加手语动图的“双语形式”,这样就可以用技术帮助双方流畅地交流。

整个产品的研发过程,对于曾振他们这个在校大学生创业团队可谓“披荆斩棘”。

最现实问题就是技术。“跟每个人说话都会有不同的方言一样,每个听障人士都有不同的手语规范,同一个词打出的手势也会有差异。哪怕是一些微小的差异,智能识别出来后都不一样。”

2018年,中央颁布国家通用手语标准方案,对曾振的团队来讲是一个“关键节点”。他们与中国残联、辽宁省聋协以及志愿者一道,对所有的国标手语进行采集,并针对不同年龄段的不同手语使用偏差习惯进行细分和区别。

“我们做了上千人次以上的样本收集,最后根据这些特征做提取和数据处理。这是解决技术问题的一个关键。”

下一步,曾振希望继续优化这款产品,同时通过国家的政策支持,帮助他们实现与外界的无障碍沟通。

和曾振类似,五年前年还在读研究生的曾镜锵也走上开发者之路,开启针对老人用药管理的产品研发。

起因是患有“三高”的外婆,经常忘记是否吃药,出于对外婆健康的担心,他想设计一款智能产品,提醒外婆按时吃药、不重复吃药。这款产品就是盒家健康。

这个“小药盒”可以做到服药声光提醒、服药事件记录实时云端传输。“6个格子就是6种药或6顿药,每个单独的格子都会设置闹钟,到点进行闹铃和振动。” 曾镜锵介绍道,“同时这个智能药盒还能实现紧急呼叫、语音对聊等功能。”

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预测,到2025年,中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规模将达3亿人。随着老年人记忆力下降,他们安全用药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曾镜锵说:“我们是最年轻的团队做最老的事业。”目前他的团队已有近30人,基本都是90后,已服务了9万多名老人,60多个养老机构。

创业路绝非一帆风顺。曾镜锵回忆,最初他们对打磨产品可谓零经验,为了了解供应链,一个人跑遍了深圳及周边的许多工厂;为了节省成本,他们的设计稿在电脑上改了许多轮才敢去开模。一次次摸索与前行中,“小药盒”这款产品逐渐完善。

无论是曾振的大学生创业团队,还是曾镜锵的90后团队,他们都为人工智能注入温度,温暖了那些日常生活中被忽视、“被遗漏的”人群。这份意义,比技术本身更深远。

向后回顾,也向前展望。AI背后的“无名之辈”,其实就在你身边。他们早已融入你的衣食住行,每一份便捷背后,都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凭借着过硬的技术本领,或关怀身边的弱势人群,或坚守在土地上耐心做每一次实验,或一次次洞察市场的真实需求,把创新真正落到每一个场景中。

这5位AI开发者,来自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开放平台。他们正是这一群体创新创业的缩影,也是中国人工智能生态的一个侧写。

在今年的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我们看到这里已经汇聚超265万开发者。在乡村振兴、“碳中和碳达峰”、科技适老、智能制造等时代命题下,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将技术与社会命题结合,创新创业,从而实现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

在这个生态下,每一个个体的坚守,每一个细微的声音,每一个不以善小而不为的努力,都在悄然影响和塑造着我们的时代,让未来可期。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上一篇:国内首套大型养路机械走行性能试验台建设圆荣耀智慧屏X2纯净体验分享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昌都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