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了?俄罗斯一举动,美国多部门出手!NA摩纳哥王妃夏琳,终于从南非“逃回”了家

2021-11-25 12:00:05 文章来源:网络

俄罗斯与美国作为有着历史摩擦的两个国家,一举一动都被对方密切监控,一旦有任何危及自身安全和利益的行动出现,就会采取相应措施。而近日俄罗斯发射了一枚上升式反卫星导弹,则被美国多个部门负责人进行斥责。

近日,俄罗斯以自家一颗卫星为目标,发射了一枚上升式反卫星导弹,成功击中目标,并在近地轨道产生了1500片可追踪碎片。这本是俄罗斯自家一次寻常试验,却同时惊动了美国防务部门和宇航局,国务院和国防部发言人先后指责了俄罗斯这一行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直言俄罗斯此次试验没有提前与美国方面打招呼,是非常不负责任和危险的行为。而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更是表示俄罗斯频繁试验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美国和其他太空国家的安全。NASA局长纳尔逊在指责俄罗斯作为拥有几十年太空飞行经验的国家,不应该做出这种威胁他国的行为,此次试验产生的太空碎片,不仅会影响到国际空间站,还可能影响平稳运行中的中国空间站。美国这么多个部门对俄罗斯试验反卫星导弹一事进行围攻,并且还提到中国空间站的安全,还想挑拨中俄之间的关系。

俄罗斯外长讽刺美国虚伪,碎片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面对美国多个部门的轮番炮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回怼表示美国此举非常虚伪,美国对于俄罗斯的职责毫无根据,并且按照美国的技术水平,应该是知道这1500片轨道碎片的活动轨迹并不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卫星和空间站。

美国这次对于俄罗斯的攻击,并且在武器试验和太空行动上,美国向来都是非常双标的,同样的试验,美国进行就是在维护世界和平推动科技发展,而其他国家行动则是威胁美国安全。因此美国在多个领域都对新兴崛起的国家进行围追堵截,一旦发现哪个国家对自己有赶超的趋势,立刻联合盟友一起施压。曾经的苏联如此,如今的俄罗斯和中国更是如此,作为全球第一大国,霸权主义盛行的美国这么做未免有点格局过小。

来源:闽南网

摩纳哥的夏琳公主,在远离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和两个孩子,6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独自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终于回到了摩纳哥公国。

团圆的喜悦

43岁的夏琳在乘坐私人飞机、从南非城市德班飞往法国尼斯后,终于在11月8日上午回到摩纳哥。

准确地说,夏琳王妃8号上午8:45左右降落在尼斯机场,大半年了,她终于回到了欧洲的土地上。

她下飞机后,走到尼斯机场的停机坪上,受到皇家工作人员和一只狗的欢迎。

她牵着狗走了一会儿,然后转乘皇家直升机迅速飞往摩纳哥。

在Instagram分享的一系列照片中,一家人终于团圆,夏琳把右手放在丈夫阿尔伯特王子的脖子上,用胳膊搂住他们六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

在第二张照片中,当阿尔伯特王子抓住两个孩子的手时,夏琳向镜头挥手,一只浅棕色的维兹拉犬成了新宠。

第三张照片中,母亲保护性地将手放在儿子雅克身上。

夏琳裹着一件长长的米色条线裙和短袖黑色外套,一双高脚靴,一个斜挎包。

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夏琳与儿子雅克和女儿加布里埃拉重聚了,妈妈回到了孩子的身边。

一位王室发言人说:“王妃的心情很好,期待着回家,而夏琳的父亲迈克·维特斯托克,对女儿即将返回摩纳哥也感到欣慰。”

“谢天谢地,女儿回来了,”他说。

被困南非的王妃

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自己的祖国南非。此前,她患上了“严重的鼻窦感染”,这让她无法长途旅行,无法返回摩纳哥,被迫错过了重要活动,包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和孩子上学的第一天。

夏琳王妃早在今年1月份就去了南非,因为逗留在南非过久,加上她与阿尔伯特亲王的是是非非,引发了关于这对王室夫妇不和的谣言,但两人都强烈否认了这一谣言。

63岁的阿尔伯特在10月份一直在说,他的妻子将在11月19日(摩纳哥国庆节)之前回家,还说“她的状态很好,精神也好多了”。

阿尔伯特王子还说,妻子之所以一直逗留在德班,是在等待医疗团队的最后签字,然后才能飞回摩纳哥。

10月8日,出生于津巴布韦的夏琳接受了最后一次手术,她在5月份耳鼻喉严重感染,先后进行了多次手术,最后一次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妻子远在南非,此前阿尔伯特亲王曾带着两个孩子探望夏琳王妃,全家人都想念她,她更想念孩子们。

上周一,夏琳完成了最后一次体检,医生为她期待已久的回家之旅,开了绿灯。

上周二,夏琳分享了自己的最新消息,在她的社交媒体账号上,透露了她心爱的宠物狗被撞死后的心碎。

“我的小天使昨晚死了,她被撞死了。我会非常想念你的,安息吧。” 她在Instagram分享了一张,之前她与小狗依偎在一起的照片。

目前还不清楚夏琳公主的小狗,是一直和她在南非,还是一直和阿尔伯特亲王在摩纳哥。

就在夏琳返回公国的几周前,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看起来特别虚弱。

这篇帖子吸引了社交媒体用户的大量祝福,有人写道:“快点好起来,你看起来很虚弱,保重,希望你能回到摩纳哥,回到你可爱的家人身边。”

但在最近一次接受南非媒体采访时,王妃没有提及自己的健康状况,只是简单地说她“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看孩子”。

花心的王子

夏琳于2011年与摩纳哥王子阿尔伯特二世结婚,今年大部分时间她都住在自己的祖国南非,而这一长期留居,引发了人们对这对王室夫妇可能要离婚的猜测。

在10月初的一次采访中,她说:“我来南非是为了监督一些基金项目。我当时身体不适,不知不觉地被感染了,这让我在南非滞留了好几个月。”

谈到她今年在南非开展的反偷猎工作时,她说:“我决心回来继续我在非洲,和南非许多国家所做的工作。”

“保护、保存、恢复和教育。这就是我的想法。”

阿尔伯特亲王是著名的花心大萝卜,在与夏琳结婚前,曾极度否认自己有第三个私生子的说法。

婚前的阿尔伯特,已经抚养了两个私生子,据说他与一名巴西妇女有关系,并于2005年生下一个女儿。

而这一说法尤其令人不能接受,因为阿尔伯特当时正在与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夏琳约会。

而与摩纳哥亲王传出绯闻,并声称生下了女儿的34岁巴西女子,说她当时与阿尔伯特热恋,两人的女儿于2005年7月4日出生,孩子的名字一直被保密。

去年9月,阿尔伯特亲王收到了已经16岁的孩子的一封手写信,信中写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现在我找到了你,而你不想见我。”

去年12月,女方要求阿尔伯特接受DNA测试,就像当年,他最终被确认为两个私生子的父亲一样。

对于嫁入摩纳哥王室的夏琳而言,这真是糟糕的一年,一个接一个的家庭危机,包括阿尔伯特感染了病毒,现在她历尽艰难,回到了家,又不得不为丈夫的第三个私生子做好心理准备。

2000年,在摩纳哥的一次流浪比赛中第一次见到阿尔伯特时,她是南非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婚前的名字叫夏琳·维特斯托克。

夏琳被阿尔伯特疯狂的追求,两人很快就开始约会,然后在2011年7月的一场明星云集的婚礼上,成为王的女人。

两人的爱情结晶,一对双胞胎——女儿加布里埃拉和儿子雅克,在婚后三年出生,成为摩纳哥王室的正式继承人。

摩纳哥王妃的命运

早在2005年5月,登上摩纳哥亲王宝座之前,阿尔伯特证实是亚历山大的亲生父亲,亚历山大的母亲是来自多哥的前法航空姐,妮可·科斯特。

2006年5月的一次DNA测试,也证实阿尔伯特是贾兹明·格雷斯的父亲,这是他在法国南部度假时,与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塔玛拉·罗托洛爱情的结果。

阿尔伯特的长女贾兹明出生于1990年代,儿子亚历山大出生于2003年。而他与巴西女子的女儿,生于2005年。

为了证实自己与阿尔伯特的恋情,她提供了在2000年年代初,与王子周游世界的证据,包括两人在巴西、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的旅行。

在莫斯科期间,阿尔伯特甚至带着自己的女人,与普京会面,普京给了巴西女子一个“温暖的拥抱”。

当然,根据协议,阿尔伯特28岁的女儿贾兹明·格雷斯,和17岁的儿子亚历山大·科斯特,只是被承认了亲子的身份,享受作为子女的照顾,但不能继承摩纳哥王位。

这应该是让夏琳唯一舒心的地方,曾经的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她的光芒甚至可以与后来的戴安娜王妃并肩,而格蕾丝·凯莉的儿子阿尔伯特亲王,却让自己的摩纳哥王妃,总是生活在一种显得不是那么幸福的状态中。

也许是母亲太优秀了,让阿尔伯特始终笼罩在她的光辉之下,也许是母亲走得太早了,1982年时因车祸去世,那时的阿尔伯特年仅24岁。

只不过,摩纳哥王室的影响力与知名度,远远不及英国王室,格蕾丝·凯莉的全球影响力,也逊于戴安娜王妃。

而且,虽然哈里王子娶了个让英国人头疼的梅根,但人家毕竟是忠贞的爱,不像摩纳哥的阿尔伯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现在,夏琳王妃已经与家人团聚了,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家庭始终是最重要的,祝愿富得流油的王室一家人,幸福吧。

来源:推她

上一篇:法国接收外国留学生数量强势反弹失败暗杀”呼吁民众冷静克制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昌都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